巫妖鱼

成为海厨需要几步,吃大佬们产的粮,看大佬们更的文,听三森唱的歌,沦陷了出不来了。

【果海?】刺青

小学文笔,脑洞短篇产物

【小姐,一切都准备好了】
【嗯,辛苦你了,田中叔叔】
田中一郎是园田家的管家,今天是个盛大而隆重的日子,园田组的前任组长的小姐将要继承组长之位。
园田组是盘踞在东京千代田区数一数二的黑道团体,因前不久前任组长突然暴毙身亡,没过多久组里上层一直决定让一直不涉及黑道的前任组长的女儿,园田家的小姐继承组长之位。
田中一郎告退后,拉闭了和室的门。阴暗的和室内,园田海未静坐着,她坐的位置是曾经他父亲坐的位置,园田组的前任组长的位置。她静静地闭着眼,思考着。
自己的父亲,一直极力避免自己走上跟他一样的道路而让我作为普通人一样,去公立的中学念书,对家里的一切也是守口如瓶,直到不久前,他突然暴毙身亡,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我还在东京大学念书,就被母亲叫田中一郎带回到本家,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太突然,一直紧绷着神经,经过几天的上层高级干部和我母亲的激烈争论后,我成为了继任者。
几天不眠不休的会议折磨着所有人,当会室大门打开后,陆续走出的上层高级干部,有的腮帮子鼓起通红,有的疲惫不堪,但无一例外的都向我点头问候,母亲最后一个走出会室,疲惫的神情,饱含歉意的目光看着我,之后抱紧我,对着我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抱歉!
【对不起,小海,对不起!对不起。。。。。】
我也只是将头埋进母亲的肩里,忍着泪,我知道母亲的用意,我也知道我将与我那平凡的生活说再见,与我平凡的过去说再见,与我爱着的人,对不起!

外面开始下起了雨来,我穿好绣有园田家家徽的和服,在外面等候好的组员按照等级依次站在两列,恭迎着我,田中一郎打着黑伞,迎接着我,本家外停满了黑色的轿车,这是一次隆重的继任仪式,然而我面无表情的上了早已被佣人拉开门的黑色豪华轿车。浩浩荡荡的黑色车队启动了。感觉到窗外的雨变大了,雨掠过车窗,从车窗的倒影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冰冷严肃毫无感情,又变成遇见你之前的样子了呀!

还记得初次相见,那时候我们都很小。从我懂事起,我就知道自己家里是干什么的了,父亲威严地坐在和室内,下面全是穿着黑西装剃着平头的大汉,无一列外都是正襟危坐着。我们家是黑道,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园田组。我惧怕着这样的家,我总是冷漠面无表情,不与任何人产生交际,基本上没有朋友。只有一个人靠近了自己,她就像太阳一样,融化了寒冰。
【你好!我叫高坂穗乃果,我想成为你的朋友】
她向我伸出了手,她是第一个愿意成为我的同龄人。
【嗨。。!我叫园田海未】
我握住了她的手,是那么的温暖,是我未曾感到过的温暖!

车在郊外山上的神社前停下了,这所不大的神社里面有着园田家的宗祠,我将在这里接受洗礼正式继承组长之位。
【已经准备好了】
神主率领着其余神职人员在神社鸟居处,毕恭毕敬地迎接着。

例行的做着繁琐的继承礼仪,祭拜了园田家的宗祠,参拜了园田组所供奉的武神后,开始接受着进入黑道的洗礼。

在偏堂里,被屏风隔开出一间内室,内室里有一面大圆镜,榻榻米上有设置棉垫,室内点着昏暗的烛灯,刺青师跪坐在棉垫旁,整装待发。
向周围的人示意后,巫女点燃了安神的香薰后退出,房里只剩下我跟刺青师了。
【开始吧!拜托你了】
【言重了!组长阁下,请躺下,放轻松吧!】
我脱下和服,一丝不挂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我趴在棉垫上,抬头看见硕大的圆镜,看着镜中的自己,莫名觉得有点想笑。再也无法与你并肩而行了,纹上家族的刺青后,我终变成了我曾厌恶的人了。

刺青师打开了他的刺青工具,烤了的长针着墨刺进了我的背部肌肤里。钻心刺骨的疼从背部感受到。
【放轻松组长阁下,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睡一觉就好了】
背部传来的疼痛,刺激着我的神经,刺青师小心翼翼,兢兢业业地在我的背部开始艺术的创作。如被成千上万的蚂蚁啃咬着肌肤,背部火辣辣的灼烧感。
这是一种传统,进入黑道就必须承受这样的痛苦,这种身体上的折磨,来表示忠诚。
真是嘲讽呀!自己曾经厌恶着自己的家族,但在家族需要自己的时候却还是毅然决然的献上自己的一切,这就是园田家的血脉使然。这一针一针的刺入我的肌肤里,刻入的是家族的责任,同时也是对自己过去普通生活的诀别。

安神的熏香使我紧绷的神经渐渐地放松,不知不觉,恍惚间又再次看见了你。
三人并肩回家的日常,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常,现在变成了我的奢望。
我的挚友,高坂穗乃果和南小鸟。亦如往常的嬉闹着在放学回家的路途中。穗乃果开心地笑着,愉快地谈论着今日发生的种种的事情,她的活泼,她的开朗,她的温情,感染着我,我也时不时会露出演艺的表情,真是滑稽呀!小鸟总是腼腆地微笑着,她温和的待在我跟穗乃果的身旁,其实我是明白的,她跟我一样都是贪慕太阳的荣光吧!所以当她准备背着我们一个人去留学的时候,我不愿意看见即将破碎的平衡关系,我怂恿了穗乃果让她去挽留小鸟,当然她成功了!我真的是胆小鬼,不愿意表露心迹,也不愿意失去我们三人这脆弱的平衡关系。如今自己将亲手打破,再见了我的挚友们,再见了我爱着的人!

我喜欢高坂穗乃果,小鸟也喜欢高坂穗乃果,这是一个在我们三人之间心照不宣的事实。穗乃果如同太阳一样包容万物,对我跟小鸟都展露出公平的温情,这么说起来这真的很残忍呀!我进入黑道后,破裂的三人关系之后会怎么样了,我不敢去想象,正如同我只是单恋穗乃果,自己在她的心中的分量不敢猜想。

过去的一切都将会过去,新的黎明不会到来,因为我将投身黑暗,在黑夜中行走!

纹身的过程十足漫长,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煎熬,那种刺骨的疼痛,一点点地镌刻着刺青图案,如同万蚁蚀骨一般,刺激着我的身心。安神的熏香恍惚着我,刺骨的疼痛却将我神智保持清醒,我只能如同死亡降临般,走马观花般看着过往的记忆。

家父如果知道我继承他的位置,进入黑道,一定会大怒的吧!母亲目送我走出园田宅邸的时候,掩面哭泣着。这是一条不归路,一旦踏上,将无法回头,园田家一直与黑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祖父一手建立起了园田组,父亲接手后园田组发展到了顶峰,然而父亲并不想我涉黑,想让我如同普通人一样生活,这是他一直期望的,但是他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早就突然暴毙而亡。为了家族的事业,我必须做出牺牲,牺牲我的一生去维持整个家族。

【组长阁下,已经完成了!】
刺青师的话语使我浑沌的意识立即清醒,我直起身子,看着镜中的自己,自己的背部纹着四条巨龙,这是园田组组长的刺青图案,四条巨龙交错纵横在我的背上直到我的肩胛处,黑龙,蓝龙,黄龙,绿龙。它们面目狰狞恐怖,威慑着看见它们的人,庇佑着纹上它们的人,这精致,栩栩如生的刺青,嗤笑着我无法回头的现实。
雨依然在下着,黑云弥漫天际。我不发一语,穿上了我脱下的和服,推开了门,看见神社内站满了的园田组的成员,雨淋湿了他们的黑色西装,他们恭敬地看着我,统一地向我低下了头。
我是园田海未,园田组的龙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