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妖鱼

成为海厨需要几步,吃大佬们产的粮,看大佬们更的文,听三森唱的歌,沦陷了出不来了。

半夜在贴吧上看见
原谅我没良心的笑出了声
噗~

觉恋

【姐姐,姐姐,好吵呀!为什么他们要那么对待我们,我们明明什么错误都没有的!】

[恋,我们要离开这里,这里充斥着太多的恶意了,我们去地底吧!]

【地底?那我们不能再回来了吗?】

[嗯,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咦,那就要见不到那些人了】

[恋,他们不是害怕着你吗?对你充满着恶意]

【就算是这样,我也想要跟他们交朋友,跟他们一起玩】

[恋,我们是觉,是洞悉心灵的妖怪,是注定孤独的]

【..........】

【姐姐,如果我不再是觉的妖怪,大家是不是都不会排斥我了,都愿意跟我做朋友了】

[不行,如果连自身都否定的话,那还剩下什么了?]

【..........】

【姐姐,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觉的妖怪,姐姐还会要我吗?】

[恋,就算你不再是觉了,我依然会疼你爱你的,你是我唯一的妹妹!]

------------------------------------------
永不过气车万党

【海姬】ねこ2

“tomato,嘘~嘘~”
喵呜~
用小毛球引诱它,让它自己进入便携笼里面。
哼~花了好大力气,才把tomato安静的哄骗进了笼子。
看了一下海未写的清单。
嗯,检查身体健康情况,打疫苗做体内驱虫。提着便携笼子,轻轻地关上门。

起初我自告奋勇地来照顾tomato,结果差错百出。之后就是海未替我照顾着tomato,在旁边看着海未倒粮,梳毛,铲屎,做得井井有条。
好奇地问“海未有养猫的经验吗?”
“没有哦,只是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学习了些经验啦。”
海未说得云淡风轻。明明最近教授给了课题研究的,很辛苦的,还要分心帮我而学习养猫的知识。
海未看出了我的愧疚,摸着我的头,“没事的哦!”
结果。。。。。。

通宵赶研究报告后,海未看着今天的日子
“今天要带tomato看兽医了,要打狂犬疫苗和体内驱虫还有身体检查。”
看着海未精神不佳,走路都有点不稳,很心疼。明明tomato应该是我的事情都,海未为了我。。。。。
我坚决地告诉海未“今天就由我来照顾tomato,海未今天就休息吧,必须好好睡一觉。”
海未笑着说着没关系的啦!
她重重的黑眼圈却显露出来她的疲惫。
我严厉地说“不行,海未好好休息,不要硬撑着,让我来吧。”
海未思考了一下,看着我略带严肃认真的神情,好像是执拗不过我,就放弃的叹了口气。
转身进了卧室,过一会拿着一张纸出来,上面写着需要做的事情都清单。
“真姬照着这些事情做就行了,不要太勉强自己了哟!那我去睡觉了”
我看着清单的内容,催促着海未快进去休息,心里想着,这些都是小意思,怎么能够难得倒我西木野真姬大小姐了。
结果。。。。。。。

花了好大力气,在不吵到海未休息的情况下,才让上蹿下跳活波的tomato乖乖地进便携笼。
当然精力旺盛的tomato在兽医院也是一刻也不消停。一点也不配合,医生们也很头疼,我只有按着它,才能进行完身体健康检查。
开始进行疫苗接种的时候,简直如同上岸了的鱼一样,到处摆动,凄惨地喵呜,喵呜,它幽绿的眼睛盯着看我,从它的眼角流出眼泪,我看着心疼,看来打针是真的很痛!
打完针后,它就失去了先有的活力,萎靡不振,颓废的一只猫缩在墙角,缩成一个肉团。
我想它肯定是在舔舐自己刚才被针刺的地方。
拿完检查单后,身体各项指标均正常。
我看见它还在缩在角落,我蹲下身,抚摸着它的背,它抬起头满眼泪水的看着我,我抱起它安慰着它,“痛痛痛痛飞,再也不打针了哦,回去给你开鱼罐头,要坚强别哭了”
它,喵呜喵的回应着我。
当然,再也不打针是骗人的,它还有几针要打了,我这叫善意的谎言。


回到家里,看见海未还在熟睡着。轻手轻脚的为它开了个鱼罐头。它一闻到这个味道,好像癫狂了一样,之前心里的阴霾全部被冲刷得一干二净,好像它的世界了就只有鱼罐头这一样事物了。如同百米冲刺的选手一样,冲到鱼罐头的所在地,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我小声地说着“你吃慢点呀,像饿死鬼一样,有这么好吃吗?一股鱼腥臭。”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书,好像看得太投入了。
刨沙的声音,呵嚓呵嚓~~~
空气中飘散出一股浓浓的臭臭的味道,我脑子里面反应过来了,tomato拉屎了。
果然不管多少次,我还是无法习惯猫的屎的味道,真的是让人不能忍受。
全副武装开始准备铲屎。戴上一次性医用手套,带着口罩,拿着铲子,将屎用猫砂覆盖一下,再铲出放进垃圾袋里面,密封装好等待扔垃圾袋日子,打开窗户,让空气循环,摘下口罩,大口的吸一口气。
活过来了!

海未笑我,这是在做生化实验的节奏。第一次铲屎的时候,我还戴了防毒面具,这味道简直如同生化武器一样。
"真姬,不用这么夸张吧!”
海未这么说着,三下五除二就将屎铲走了。
“真姬如果不习惯的话,今后铲屎就我来吧!”

夜晚,tomato,喵呜喵呜地叫着,它一跃跳到了床上,用它的小肉球踩着我的手臂,前肢肉球一直在触碰我的手臂,还发出喵呜~喵呜的声音。
我打开了台灯,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看到这一幕。
“怎么了tomato?”
我缓缓起身,抱起它,将它重新放在它的窝里面
“好好睡觉哦!”
便继续上床睡下。但没过多久,我任然感受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在我手臂上,一团肉球触碰着我的手臂。
我有点小发火,正准备发作的时候。
映入眼帘的是海未抱起tomato,在逗它玩。
海未抚摸着tomato的头。
“啊,对不起吵醒你了。”
“tomato怎么了?”
“兴许是想妈妈了,它那个动作是在踩奶哦!”
这么细细一看,tomato的眼角有点点泪珠。
“让它和我们一起睡吧”
海未抱起tomato,看着它的眼睛温柔地说“这样就不会孤独了。”
我,“嗯”的答应后便继续睡下了。
夜里,我始终感受到一股毛绒绒烫烫的东西紧靠着我的背部,热得我醒了,看着被子里面,紧靠着我安详地睡着的一人一猫,我欣慰的笑了。

这或许就是幸福吧!

----------------------------------------------------
想睡却睡不着,只有码文。(╥﹏╥)写作水平停留小学的我。

【SG组】Once Upon a Time 第一章

1957年美国纽约

绚濑绘里,纽约俄罗斯黑帮,绚濑家的长女,貌美如花,才华横溢,混迹于各大酒吧赌场,撩妹技能Max,基本跟各大名媛都有一夜情。

园田海未,日本园田武士流的继任者,五年前从日本飞到纽约参加剑道比赛,中途逃跑退赛后,一直下落不明,结果被绘里捡到带回家里,现在辅助绘里处理帮内的事务。

西木野真姬,从日本跟随父母移民到了美国,家族世代为医。西木野家的大小姐,不喜欢名流圈,而被绘里看中带走,秘密加入了俄罗斯黑帮,成为帮内的医疗人员。

“啊,海未一天都好无聊呀!这么活着有什么意义。”

“绘里,你的一天,全都在花天酒地,与其抱怨活着的意义,不如自己去寻找活着的意义。比如处理一下这一堆帮内的事情吧!”

“啊………海未的说教真的是一套一套的。”

绘里看了下手表

“糟了,要迟到了,玛丽安娜的party,oh my god!”

绘里急急地套上外套

“抱歉海未,之后就拜托你了”

海未苦笑着,看着窗外绘里急匆匆地开着车,一溜烟儿就没影了

到晚上,真姬带着披萨来到据点。

开门看见,头埋在文件堆里的那抹蓝色

气匆匆地说“肯定又是绘里,又把文件丢给海未你处理了!一个人跑出去撩妹去了”

海未听见来人的声音后,抬起头,琥珀色的双眼疲倦不堪。

“真姬来了啊!”

“我带了披萨来,海未吃吗?”

说着打开了披萨盒从中拿出了一块披萨,递到海未到嘴前,喂给海未。

看着海未吃着披萨,真姬抱怨着绘里的不负责任。

“哼,她再这样下去,看来离交叉感染不远了!”

说着,门就开了,绘里略带醉意的进门

“小真姬又说我坏话”

躺到沙发上

“幸苦你了海未”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没把到妹?”

“才不是了,明天老爷子会来,我得收拾收拾,给他个好印象吧!”

“哼,你劣迹斑斑,早传到老爷子耳里面了”

“我那叫风流倜傥,这叫有其女必有其父,老爷子当年也说不一定这样呀!”

“我可不知道,反正绘里不负责任,让海未帮你干活儿,我要去告状”

“啊,别,我错了行吧!真姬小姐姐!”

真姬哼哼着,满不在乎地抱着手

“海未也说几句吧!”绘里望向海未所在的方向

海未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披萨,披萨还没咽下去,好像被突如其来绘里的眼神吓到了,而哽住了,在拼命锤胸。

“看来海未是真的饿了,真的万分对不起!”

“哼,绘里就知道欺负海未”

真姬已经接了一杯水递给了海未,海未喝完后,舒缓了气,面带微笑

“真姬谢谢你了”

认真严肃地看向绘里

“绘里,我真的觉得你应该认真对待,帮派的管理,运营还有生意,这是为了绚濑家。”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改过,认真对待的。”

绘里诚恳地道歉着。


当然第二天,老爷子来了,免不了对绘里一顿臭骂,说对她太失望了,把绘里赶了出去,让她反省去了。

“啊,为什么,老爷子还是会生气了”

“那当然是绘里你早已名声在外了哟,整个名流圈,都在传有个撩妹狂魔绚濑呀!”

“所以,绘里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吗?”

“我知道了,我会收敛收敛的”

突然,海未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对绘里问道“绘里,你的梦想,还没忘吧”

“那是当然的了,从未忘记”绘里回以海未坚定的眼神

真姬悄悄问海未,绘里的梦想是什么,海未悄悄告诉了她

真姬噗嗤地笑出声

“真的是天真呀!”


很久以前,年幼的绘里看见电视上,纽约五大家族之首,卢西安诺,对他充满了憧憬,并立志之后要成为像他那么传奇的人物。

【SG组】Once Upon a Time 序章

叮咛~叮咛~叮咛~

“喂,这里是绚濑家,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嗯?找绚濑绘里,嗯,你稍等一下”

“绘里ち,有电话找你”

绘里闻声后从楼上悠闲地下着楼

嘟着嘴,抱怨着

“我看书正起劲了,希是谁?”

希摇着头,将手里的电话递给了绘里

“喂,我是绚濑绘里,请问有什么事情?”

绚濑先生,隐居起来的生活过得还好吗?

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谈谈你的一位故人———园田海未

绘里瞬间眉头紧锁,表情严肃起来

“不,没什么好谈的。”

“请不要再来打搅我的生活了!”

绘里正要挂电话,电话里面传来一句话

我们不保证不把你的地址透露出去

请你配合我们一下

时间地点马上送到

叮咚,叮咚

门铃在作响

绘里紧张地盯着门看,希上前,从门的猫眼看到了外面的情况

“外面没人,但好像地上有封信。”

随即开门将信捡起来了

怎样?时间地点看来已经送达了,麻烦配合我们吧!

那就这样吧!

替我问候你的太太

嘟~嘟~嘟

电话那头已经挂了。绘里有些呆楞住了,她突然气急地放下电话,冲到希的面前,从她手里拿走信封,拆开,看了一下信上的内容,然后愤怒地揉成一团。

“fuck!”

无力地坐在沙发上

希坐到绘里旁安抚着绘里的情绪

“怎么?是谁了”

“是他们,一定是他们,他们威胁我,要我配合他们。希,我已经不再属于那里了,为什么,我好怕!”

“别怕,绘里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们需要你干什么?”

“他们要我出卖朋友,出卖海未,可我。。。。”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看,已经没有像曾经那么糟糕了,至少我们有了现在的生活。”

“但是。。。。哎,我会好好想想的”

绘里失落地起身,缓慢地走上楼,进了房间

希很忧虑,她担心着绘里现在的状态

夜晚

绘里从窗户里看着黑漆漆的天空,零星散落着小小的亮光。绘里看着很出神。

不知不觉间,希就在了她的旁边

绘里出神的自言自语或者是说给希听的

“每当我看见这个夜空,我就想到当年,我们看见的那个夜空,如同这一模一样,都是那么的黑,零星的光点缀着,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年轻,都想以一己之力翻动时代的浪潮,但却只能做到苟延残喘地活下去。拼搏着,回头一看,同行的人已经不再了,再也不会有当年的雄心壮志了。”

说着,绘里流下了眼泪,最后在希的怀里嚎啕大哭。

那是1957年的美国纽约。

----------------------------------------------------
一坑未填,一坑又起,虽然这是我一直有脑洞的
谢谢阅读!

我曾以为拥有过,但那只是在自作多情
我曾以为我们能互相依赖,到最后才发现,我只是你手中的玩具,旧了厌烦了随处可扔

我曾做过一个梦,一个回到当初的梦,初见时候,真挚的你对着我笑,我模糊了眼。
梦醒了又回到了可憎的现实,面前的你,我哽咽着,无话可说

祭奠一段虚无的友情

【海姬】ねこ 1

大学的时候,我与海未同在一所大学,我们合租了一间公寓,理所当然的同居在了一起。

那天刚参加完父母给我举办的生日party,真是无聊,明摆着的交际场,应酬一会儿后,便借酒力不佳,退场回家。

临走的时候,一个似乎是曾经邻居家的小哥,怀里抱着个箱子,匆匆跑到我的身边,寒暄几句,他说这是给我的生日礼物,希望我能喜欢,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接过箱子,里面沉甸甸的,晃了晃,一声微弱地喵叫声从箱子里传来。

打开箱子一看,里面是只可爱的小奶猫。

微眯着眼睛,恍惚地看着我,似乎没睡醒一样。

招来了出租车,上了车后,路途的颠簸,似乎叫醒了半睡半醒的小奶猫,使它有点兴奋,在箱子里活波乱动的。

下车后,到了公寓楼前,小奶猫从箱子的缝隙处探出了个头,睁大眼睛,打量着这周围的一切,发出,喵呜~喵呜~的声音。

“海未,我回来了”

“真姬,欢迎回来”

海未从厨房出来,看着我手里的箱子。

“真姬,这是什么?”

将箱子放在地上,微开了一些缝隙,一只毛茸茸的小脑袋探出来。

喵呜~

“一只短毛小奶猫”

“嗯!熟人送的礼物。”

海未温柔地将小奶猫抱出箱子里,小奶猫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灰黑搭配的条纹,略带褶皱的猫耳,幽绿的猫眼,雪白的肚子。

海未将它放下,任它四处熟悉环境。

“对了真姬”

“什么事情,海未”

“真姬先闭上眼睛,默数50下”

闭上眼,心里默默数着,到了第50的时候睁开眼睛。眼前是海未端着的生日蛋糕,上面写着“まき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 ”

海未略带遗憾的笑着

“抱歉啊!我第一次做蛋糕,做得不好,还请真姬原谅呀!”

“真姬,生日快乐!许个愿吧!”

“海未。。。。”

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我低下头,许下了一个小小的愿望。

接过蛋糕,放在桌上,我突然拥抱着海未,泪水再也忍不住了,顺着海未的衣襟流着。

“谢谢你,海未”

“真姬,喜欢就是我最大的快乐了。”

紧接着我们顺理成章地拥吻了起来。

喵呜~

不合时宜地猫叫唤回了我们

小奶猫歪着脑袋,疑惑地盯着我们。

我们尴尬了一下

我咳嗽了一声。

“海未,能养它吗?”

海未抱起地上的小奶猫,抚摸着它的头。

“我没问题哦!”

海未突然想起什么,向我问到

“真姬,你给它取什么名字?”

“咦,我?嗯……不知道”

“真姬喜欢什么就取什么吧”

“那就tomato吧!”

“看来真姬是真的特别喜欢番茄呢!”

我嘟着嘴。

“没办法,谁让这些这么好吃呀!”

“哈哈哈!真姬真可爱”

脸顿时通红

“tomato快看,真姬脸红的时候跟番茄一样了呀!”

喵呜~喵呜~

“别笑话我呀!”

我装成生气的样子,看着海未脸上的笑容,我觉得我此刻无比幸福。

我许了个愿望,我想和海未在一起,一辈子!

就这样开始了,我和海未,还有新的住户,tomato的新生活。

-----------------------------------------------------
第一次写连续性的,不坑不坑。
文笔不好,土下座。


【海鸟】

上洛京都里的人如果谈到园田相国有关的事,皆是谈虎色变,怕触了霉头一样,那位残忍嗜血无情的大人物,没人在背地去嚼舌根子;如果提及ことうみ的故事,那是脍炙人口的爱情故事,美妙绝伦。很少有人知道ことうみ故事的主人公,海未就是当今的霸道相国大人,而小鸟则是她的结发妻子,被禁固在幽幽的园田大宅里,绝望啼哭的南家小主。

园田相国喜静,无事之事,待在庭园里的木桥上,喂着池中的金鳞鱼。

相国的独子,坊间传言并非相国之子,他生性懦弱,眉宇间并无相国那种英气,倒跟南家小主几分相像,下人也不敢私下议论,凡是论及南家小主的,皆格杀勿论。

相国独子成年之日,相国并未大宴宾客,只是让他去里院找南家小主,问候自己的母亲。

相国独子并不从,他自幼便由她人抚养长大,他与他母亲之间并无情,在他的认知中,他的生母是个疯子,他不想去那里,不想承认她是自己的母亲。

相国很气愤,当即不顾众多家仆阻拦,抽出御刀,硬生生的划破了独子的脖颈,血缓缓流下,吓得独子跪在地上不敢妄动。

"记住,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再不愿意,把你扔去喂我的金麟鱼!"

刺眼冒着寒光的金目,如猎食者一样盯着他。他背冒冷汗,汗湿了单衣。

相国擦干了御刀,收入鞘中后,命人带他下去包扎。

相国每隔一段时间,必独自前往里院,南家小主所在处,留宿一夜。

房中时常传出瓷器破碎的声音,仆人大多心想,多是南家小主犯病了。

"小鸟!"

"海未你放我走吧!我的孩子不认我,我的夫君也被你杀死,我现在已经身虚病弱,还会时不时神志不清。求求你,放我离开吧!"

"小鸟!对不起!但我。。。。"

"海未,世人皆知我与你曾经的故事,却不知你就是当今相国。海未,你变得已经面目全非了!我不再适合留在这里。"

"小鸟!我知道我做了很多很多过分的事情,我也知道我已经变了,我成为了我曾经厌恶的人,但我现在只想守护你一辈子。"

"虚情假意,你只想求得你自己心安罢了,这十几年把我圈禁此处,保护我?笑话!你当年狠心夺走我刚出世的孩子,让我们母子分离,造成这一系列的错,不就是你吗?"

"是我,我嫉妒,我发疯似的,想要杀死他,但我下不了手,因为他与你如此相像,我假借名号,对外称那便是我的孩子。我是女子,何来的孩子!我便堵住所有人的嘴,双手早已鲜血淋漓。只为守护你!"

"骗子!大骗子!"

哐当!嚓!

清脆刺耳的瓷器破碎的声音

"小鸟,你要记住,你没被清算是因为我!"

"我宁愿当年死在那里!"

相国紧握住南家小主乱舞的手臂,金目对视着暗铜色的目。

南家小主憔悴的脸让人心疼

顺势强吻了上去,在还没有让人窒息的时候退出,强硬地说

"你的孩子不听话,我帮你调教了一下,真够怂额呀!他可没老师一点的风范!"邪魅一笑"这孩子吓得可不轻,明日便会来向你问候!"

南家小主气红脸

"你真的如同妖魔!"

相国大笑三声,便离开了。

相国的末路,那便只有疾病了。

杀孽太多最后总会有清算的。

弥留之际,在病榻上,仍然坐起,背挺得老直,一丝不苟地提笔写信。

信的内容已经无从考证,只知道,相国最后还是放南家小主离开了。

南家小主离开后没多久,便自缢在那个发生了传奇爱情故事的山中的苍天樱花树下,在满樱的簇拥下离世了。

相国撑着最后一口气,交待完所有的政务后,命令所有人退下,独留独子一人在室内。

相国斜看着跪在地上的独子,头快埋在榻榻米里了。

"我告诉你,你并非我的亲生子,但你的生母确实是她,南家小主,不!应该叫南小鸟。你生父是上任关白,谋逆而被诛杀。你虽并非我血脉而我仍然抚养你这么多年,并赐予你一生的财富和权力。我已无法善终,权力使我越发的偏离理想。现在我只想你远离朝政,回下总去吧!"

语必,便阖上眼,离世了。

相国弑杀了养育他的老师,上任关白。相国年幼时,上任关白屠杀了相国家满门,却独留了相国一人。相国虽为女子,关白却将她以男子身份抚养,并女扮男装登堂参政,为公卿。相国年轻时候与南小鸟有着甜美的爱情,却被上任关白所勒令制止,上任关白后娶了南小鸟,为断了相国对她的念想,为掩盖一切,杜撰了一系列的故事。相国受秘令,关白因谋逆之罪被相国杀死。那时,关白府邸惨叫四起,血流成河,三天三夜大雨也无法冲刷殆尽,一股子血腥味弥漫在京都城中。相国包庇了已有身孕的南小鸟,以南家小主的身份,再与起结为夫妻。相国为掩盖这个秘密,诛杀了很多知情的人。相国的所作所为让南小鸟心寒,以泪洗面,憔悴无神的样子让人心酸。

"小鸟!"

"海未,你来了!"

"嗯,我来了,约定的,我一定会遵守的!"

"海未,我喜欢你!"

"谢谢你,小鸟!"

--------------------------------------

最近在读平家物语,嗯,脑洞大开,写得不好,见谅,土下座!

【海鸟】创伤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日本签订了条约,终于和平了,海未也要回来了。

海未回来的那天,我兴致勃勃地在园田家做帮工,帮园田伯母做好可口的饭菜,庆祝海未回来。

然而海未的归家并没有给我们带来愉快,反而是心痛和压抑。

当第一眼看见海未的时候,园田伯母掩面而泣,快速地躲在角落默默抽噎。园田伯父背过身去,默默流着泪。

我上前,蹲下,轻触了一下她惨白的手。

好冷!

两行清泪不知不觉流出。

我呜咽抽泣着,唤了声

"うみちゃん!"

她无神的双眼看着我,空虚得让人胆寒。

海未在战争中头部受了枪伤,被敌军俘虏,救治不及时而留下严重后遗症。交换俘虏后,海未被遣送回国,她这才能回到这个家。

我厌恨着战争,战争使我与自己所爱之人分别,就算这是禁忌之恋,也陶醉其中。我并不信奉上帝,但我仍每晚作着祷告;我也并不信奉神佛,但我仍每年去参拜祈求海未的平安。

我一直心怀希望的期待重逢的一天,但从未预料到如此之景。

她被人推着轮椅送回的,她无神的躺在轮椅上,空洞的琥珀双眼已不再如同往日般明亮,干枯蜡黄的长发早已失去以前的光泽,苍白的肌肤诉说着主人健康的不理想。次

"うみちゃん~~"

我再次呼唤着她的名字,她好像有了反应,耷拉着头偏向我,嘴轻轻一动,用着微乎其微地声音回答了我

"ことり~~~"

我听见后,立即拥抱上去,任凭泪水打在她内衬上,浸湿了她的肩。

海未活着回来了!


陪着海未去医院做检查,我推着海未的轮椅,和海未待在外面,伯父伯母在里面听着检查结果。

兴许是累了,海未躺着就睡着了。

我细细地观察着海未的睡颜,小心翼翼地为她盖上带出来的薄毯。

海未嗜睡,单一有轻微的动静便会被惊醒,惊醒后会警觉地看向四周,身体一直在发抖,口齿不清地说着什么。这个事后我就会抱着安抚着她

"うみちゃん!这是在家里,战争已经结束了!"

过了一会儿,伯父伯母沉着脸出来了,还能依稀可见伯母的泪痕。肯定是有什么噩耗被告知了吧!心照不宣地,我叫醒了海未,海未醒后,警惕地看了四周一下,我对着海未说着

"这是医院,うみちゃん!我们马上回家了"

听完我的话后,放松了紧绷地神经。

海未夜晚很容易做着噩梦,她总是,大叫着,手舞足蹈着,说着对不起。这种梦魇很容易让她癫狂,她会分不清自己是处在现实还是梦境中,这时候我会摇醒她,让她服用点镇静剂,她安静下来后,我抱着她,让她安心的入睡。

这些心灵的创伤,全是战争之后的后遗症。

海未是那么善良的人,为什么要让她经历残酷血腥的战争,让她的后半生永远活在着创伤的痛苦里。

我厌恨着战争,她让我所熟悉的人,面目全非。

医院检查的结果,有一天伯母向我说起,边说着边声泪俱下。

"小鸟,你是个好女孩,乘现在还没有耽误你,你走吧!"

"伯母,什么事情?关于海未酱的吗?求求你,告诉我吧~"

"海未,被确诊患有脑溢血,脑中还有血瘤压迫着她的神经。这些都是她头部中弹后,未及时治疗的后遗症。她的头里面现在还有着那颗子弹,没有取出。"

伯母哽咽着。

"开颅手术无法完成,没有这个技术确保能成功,保守治疗的话,小海她,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这真的是噩耗,宛如晴天霹雳。

"うみちゃん!"

我突然大哭起来,哭得眼睛都肿了后,我抬着头,眼神坚定地看着伯母

"伯母,我不会放弃海未酱的,海未酱之后的日子就由我来照料了吧!请求您了!"

"小鸟,你这是为何?"

"伯母,海未酱,不仅是我的挚友也是我一生最爱的人,求您了!我想陪伴她,直到终焉!"

"我知道了,小海就拜托你了!"

海未因为病症的原因,时不时会剧烈地头痛,吃了止疼片后,我会握着她冰冷的手,温暖着她,让她感到安心。她会回唤我

"ことり~"

海未回来的消息,我私下告诉给了昔日的好友们,她们纷纷表示要来看望,我想待海未身体好一些了,再来看望。

海未在我的照料下,气色也恢复了正常的红润,就是手脚依然还很冰冷。

海未畏冷,大夏天的依然盖着棉被,打颤发抖。

海未喜欢坐在廊庭上,靠着廊柱,看着庭园里的景色,饶有兴致。这时候我坐在她的旁边,轻轻地靠在她的肩上,享受着这样的时光。

"うみちゃん,喜欢这庭园的景色吗?"

"好き~"

"那うみちゃん,喜欢小鸟我吗?"

海未脸微微一红,害羞着说

"大好き~"

好喜欢这样的时光,但一想到那噩耗,顿时心里阴霾笼罩,好想时间静止呀!

今天约了往昔的好友,探望海未。

大家都其乐融融地笑着,说谈着这些年的经历,不仅是海未被应征入伍的,真姬被强制成为战地医生;穗乃果因为厌恶杀戮而转而去了国内的后勤部;绘里被遣送回苏联后,在苏联做着工作;凛和花阳则去了美国发展事业;妮可待在国内照顾弟妹;希在从事教师行业,现在在做战后重建。

海未在我的旁边静静地听着,各位好友的谈话。红润的脸上浮现出微微的笑容。

穗乃果因为好久没见海未而异常兴奋,时不时逗弄着海未,让海未害羞得脸红。看着这景象,我回想起高中那时候的时光,穗乃果跟海未在嬉戏打闹的场景,大家一起玩乐的场景。。。。。。

我又泪水流下,明明告诉自己今天这么开心的一天,不能流泪破坏气氛,但还是不争气的哭出了声。

虽着我哭了之后,大家都接二连三地哭起来了,宣泄着这几年的不易,海未也流下几滴眼泪。

绘里走过来抱着我,安慰着我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哭过后,天色不早,大家便起身纷纷离开,真姬在走前,拉着我,在角落里,向我诉说着,她几年前在战场上见过海未,海未所属的部队是机密部队,传闻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从事暗杀工作,她见着那时候的海未,早已经失去以往的光泽,海未眼神如同行尸走肉般,那时候海未对着真姬苦笑到

"真姬,死亡是不是对我,是最好的解脱!"

真姬当场反驳了海未

"你还有重要的人呀!小鸟不还等着你的吗?"

"是么!我。。。已经没有资格了!"

真姬建议海未去看下战地的心理医生,但海未匆匆地跟着所属部队又离去了。那一别,就至今日再也未相见了。

我对海未竟一点也不了解,她所经历过的残酷的事情,我都不清楚,我想更了解海未,我想体会海未所经受的痛苦和折磨。

最后只剩下穗乃果,穗乃果一改先前的活波开朗,严肃着,沉着脸,走进海未,用手拉着海未的衣襟,质问着

"海未,为什么,不是约定好的吗?要完完整整的回来的呀!你这算什么?让我们这么担心,让小鸟为你心痛,你这算什么园田家的继承人,信守什么承诺呀!"

我上前准备制止着穗乃果的动作,海未艰难地喘息着,说着

"对不起,穗乃果!"

穗乃果放开了手后,自责地流下泪水

"我当初就不该让你一人去的,我应该强硬的把你留在国内的,我。。。。。。。海未,哇哇哇!"

穗乃果趴在海未的腿上哭了出来,她还像以前那样,海未抚摸着她的橙色的长发,安慰着她。

哭停后,向我说要经常来探望海未后,便离去了。

夜晚,我靠着海未,询问着她

"今天开心吗?うみちゃん!"

"开心!"

"うみちゃん,果然战争很痛苦吧!"

我发现海未在发抖

"痛苦!"

我转身,抱着海未,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

"我在这,不要害怕了!"

她,轻轻嗯了一声。

"ことり,抱歉让你担心了!"

从海未心里传出来的声音。

海未的痛苦就由我来了解,我来承受吧!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秋天就要结束了,冬天就要到来了。

海未身体越发不好,头痛日益加剧,每次看见海未头痛欲裂,我都在揪心着,急哭了眼,我只能抱着海未,让她安心些。海未越发嗜睡,精神时常萎靡不振,我都在她的身旁,等着她的苏醒。然而还是发生了,海未在不知不觉间处在昏迷不醒的状态,我焦急地跟着伯父伯母将她送往医院。

在医院的病床上,插着输氧管,身上贴着电极,手壁上插满针管输着液。

医生叹着气,说着病变已经扩散了。

我每天以泪洗面,握着海未的手,温暖着她冰凉的手,告诉她还不能放弃。

可能是我的呼唤传达到了,海未终是醒了过来。但是她已经,像孩子一样了。记忆也丢失了一大半。

她哭着吵着握着我的手,想要回家。执拗不过,便回家了。

海未时常大哭大闹着,就像宣泄着以前从未爆发的情感一样,没有理由的哭闹,哭累了就睡,就像婴孩一样。

穗乃果来看望海未,即使海未已经不认识她了,但依然使她信赖着穗乃果。她们做着简单的游戏,海未也乐在其中。我远远地看去,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

海未终是没有熬过这个冬天。

海未日益增多的梦魇,让她窒息,那是她良心的一遍又一遍地质问,她想是时候赎罪了。

我因为太过于劳累而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在梦中我看见海未在向我招手,笑着对我说

"ことり,谢谢你!"

神情悲伤又无奈地说

"我永远爱着你!再见!"

突然惊醒,我四下寻找着海未的身影,海未靠在廊柱,安然自若地靠着,我叹了口气,多想了?我凑近一看,触着鼻息已无。海未已经离我而去了!

我强忍泪水,吻上她的额头

"おやすみ~うみちゃ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