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妖鱼

成为海厨需要几步,吃大佬们产的粮,看大佬们更的文,听三森唱的歌,沦陷了出不来了。

【海鸟】

上洛京都里的人如果谈到园田相国有关的事,皆是谈虎色变,怕触了霉头一样,那位残忍嗜血无情的大人物,没人在背地去嚼舌根子;如果提及ことうみ的故事,那是脍炙人口的爱情故事,美妙绝伦。很少有人知道ことうみ故事的主人公,海未就是当今的霸道相国大人,而小鸟则是她的结发妻子,被禁固在幽幽的园田大宅里,绝望啼哭的南家小主。

园田相国喜静,无事之事,待在庭园里的木桥上,喂着池中的金鳞鱼。

相国的独子,坊间传言并非相国之子,他生性懦弱,眉宇间并无相国那种英气,倒跟南家小主几分相像,下人也不敢私下议论,凡是论及南家小主的,皆格杀勿论。

相国独子成年之日,相国并未大宴宾客,只是让他去里院找南家小主,问候自己的母亲。

相国独子并不从,他自幼便由她人抚养长大,他与他母亲之间并无情,在他的认知中,他的生母是个疯子,他不想去那里,不想承认她是自己的母亲。

相国很气愤,当即不顾众多家仆阻拦,抽出御刀,硬生生的划破了独子的脖颈,血缓缓流下,吓得独子跪在地上不敢妄动。

"记住,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再不愿意,把你扔去喂我的金麟鱼!"

刺眼冒着寒光的金目,如猎食者一样盯着他。他背冒冷汗,汗湿了单衣。

相国擦干了御刀,收入鞘中后,命人带他下去包扎。

相国每隔一段时间,必独自前往里院,南家小主所在处,留宿一夜。

房中时常传出瓷器破碎的声音,仆人大多心想,多是南家小主犯病了。

"小鸟!"

"海未你放我走吧!我的孩子不认我,我的夫君也被你杀死,我现在已经身虚病弱,还会时不时神志不清。求求你,放我离开吧!"

"小鸟!对不起!但我。。。。"

"海未,世人皆知我与你曾经的故事,却不知你就是当今相国。海未,你变得已经面目全非了!我不再适合留在这里。"

"小鸟!我知道我做了很多很多过分的事情,我也知道我已经变了,我成为了我曾经厌恶的人,但我现在只想守护你一辈子。"

"虚情假意,你只想求得你自己心安罢了,这十几年把我圈禁此处,保护我?笑话!你当年狠心夺走我刚出世的孩子,让我们母子分离,造成这一系列的错,不就是你吗?"

"是我,我嫉妒,我发疯似的,想要杀死他,但我下不了手,因为他与你如此相像,我假借名号,对外称那便是我的孩子。我是女子,何来的孩子!我便堵住所有人的嘴,双手早已鲜血淋漓。只为守护你!"

"骗子!大骗子!"

哐当!嚓!

清脆刺耳的瓷器破碎的声音

"小鸟,你要记住,你没被清算是因为我!"

"我宁愿当年死在那里!"

相国紧握住南家小主乱舞的手臂,金目对视着暗铜色的目。

南家小主憔悴的脸让人心疼

顺势强吻了上去,在还没有让人窒息的时候退出,强硬地说

"你的孩子不听话,我帮你调教了一下,真够怂额呀!他可没老师一点的风范!"邪魅一笑"这孩子吓得可不轻,明日便会来向你问候!"

南家小主气红脸

"你真的如同妖魔!"

相国大笑三声,便离开了。

相国的末路,那便只有疾病了。

杀孽太多最后总会有清算的。

弥留之际,在病榻上,仍然坐起,背挺得老直,一丝不苟地提笔写信。

信的内容已经无从考证,只知道,相国最后还是放南家小主离开了。

南家小主离开后没多久,便自缢在那个发生了传奇爱情故事的山中的苍天樱花树下,在满樱的簇拥下离世了。

相国撑着最后一口气,交待完所有的政务后,命令所有人退下,独留独子一人在室内。

相国斜看着跪在地上的独子,头快埋在榻榻米里了。

"我告诉你,你并非我的亲生子,但你的生母确实是她,南家小主,不!应该叫南小鸟。你生父是上任关白,谋逆而被诛杀。你虽并非我血脉而我仍然抚养你这么多年,并赐予你一生的财富和权力。我已无法善终,权力使我越发的偏离理想。现在我只想你远离朝政,回下总去吧!"

语必,便阖上眼,离世了。

相国弑杀了养育他的老师,上任关白。相国年幼时,上任关白屠杀了相国家满门,却独留了相国一人。相国虽为女子,关白却将她以男子身份抚养,并女扮男装登堂参政,为公卿。相国年轻时候与南小鸟有着甜美的爱情,却被上任关白所勒令制止,上任关白后娶了南小鸟,为断了相国对她的念想,为掩盖一切,杜撰了一系列的故事。相国受秘令,关白因谋逆之罪被相国杀死。那时,关白府邸惨叫四起,血流成河,三天三夜大雨也无法冲刷殆尽,一股子血腥味弥漫在京都城中。相国包庇了已有身孕的南小鸟,以南家小主的身份,再与起结为夫妻。相国为掩盖这个秘密,诛杀了很多知情的人。相国的所作所为让南小鸟心寒,以泪洗面,憔悴无神的样子让人心酸。

"小鸟!"

"海未,你来了!"

"嗯,我来了,约定的,我一定会遵守的!"

"海未,我喜欢你!"

"谢谢你,小鸟!"

--------------------------------------

最近在读平家物语,嗯,脑洞大开,写得不好,见谅,土下座!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