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妖鱼

成为海厨需要几步,吃大佬们产的粮,看大佬们更的文,听三森唱的歌,沦陷了出不来了。

杀人狂

只为满足脑洞的产物,文笔十足不好,超抱歉!

[绚濑先生,感谢你协助调查]
警官向绚濑绘里友好地伸出手,绚濑绘里很不屑地看了一眼,冷冷地表示
【不是希说希望我协助你们,我真不愿意再来到这个鬼地方】
绚濑绘里,前芝加哥黑帮卡文迪许家族的合伙人,现在全身而退的过着平静的生活。
【有什么问题需要问的快说吧!】
[是这样的,绚濑先生,我们想了解下园田海未的情况。]
绚濑绘里先是一愣,然后阴沉着脸,眉头紧锁,眼神下撇着。
【我拒绝回答】
[请绚濑先生麻烦协助调查,这也是为了园田海未好。我们现在怀疑园田海未与多起谋杀案有关。麻烦告诉下她的具体情况]
绚濑绘里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着。突然另外有人进了房间,她祖母绿的瞳眸温情地看着绘里,她走进绘里的身边,抚摸着她的背脊,柔声地说道
(这也是为了海未好,这也是为了真姬,告诉他们吧~绘里!)
绚濑绘里天蓝色的瞳眸凝视着祖母绿的瞳眸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长叹出来
【我知道了,希!我知道了~】
绚濑绘里坚定地眼神看向询问的警官
【请问吧,我会配合的】
警官清了清嗓子说道
[园田海未,今年26岁,她13岁偷渡来到美国,之后被送往孤儿院,在那里她认识了你,还有西木野真姬。]
【是的没错。】
[所以你知道她十三年前在日本的人生吗?]
【不清楚,只知道她家庭破碎后,她被她母亲送到了前往美国的船。】
[事实上据我们调查,园田海未的父亲是园田道场的主人,但他长年酗酒,有严重暴力倾向,喝醉了就暴打园田海未的母亲,和虐待园田海未。最后一次施暴被忍无可忍的园田海未杀死,园田海未的母亲为了让她逃避刑罚,送她来到美国,之后回家服毒自杀。]
【我不知道!】
[所以家庭暴力使她也有着严重的暴力倾向]
[你们在孤儿院,待了将近五年,孤儿院怎么样?听说那里也不怎么好吧]
【确实不怎么好,他们欺软怕硬,时不时就打人,海未刚来的时候受尽苦头,她因为是东洋人,而且性格阴沉,不说话,是被人欺负的对象。之后过了一年,真姬来了,真姬年龄小,最先也受到了欺负,但海未保护了她。我看见他们暴打她,打得她鼻青脸肿,嘴角渗血,但她竟然温柔地看着她护着的真姬,她笑了。我觉得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我帮了她们,我救了她们。从那时候起我们形影不离。】
[那你们怎么涉足黑帮的了?]
【我原本家族就是经营着黑帮的产业,因为家族间的斗争而基本死光了。离开孤儿院后,卡文迪许家族找到了我,给我们提供了工作。】
[卡文迪许家族内部因为继承者们互相争斗而日渐衰落,他们想要有人从外部协助他们的生意,所以找到了你]
【嗯,毕竟绚濑家跟俄罗斯黑帮关系比较近吧!】
[1967-1972年间,这五年时间,你作为卡文迪许家族的合伙人,管理着他家族的生意。]
【没错!卡文迪许家族的生意被我们打理得井井有条,我作为领头人,真姬和海未为我的左膀右臂,我们借卡文迪许家为跳板,赚了很多钱】
[这五年中,园田海未有什么精神异相吗?]
【应该是没的吧!我只察觉到海未她很重视真姬,私下跟她关系很好。真姬有个愿望,她想去环游世界,海未一直在为真姬的愿望不断的攒钱。】
[1972年12月应该是你们的噩梦吧!]
【是的,我们万万没想到,平安夜那天遭到偷袭了,被敌对势力所偷袭,当时海未因为想给真姬挑选礼物而耽搁了。侥幸逃过了这劫难,而我纯属运气好而已。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个夜晚】
绚濑绘里陷入了深深地沉思,她渗出冷汗,脸色苍白,那一天的经历她历历在目,对她来讲那是恐怖的。东条希见状,握住了她的手,安抚着她的神情。
【平安夜,我跟真姬在我们平时聚会的酒馆喝着酒,等着海未的到来,突然有一个手持左轮的,穿着厚实的风衣,戴着圆顶帽的人来到酒馆,她直接向着我们开枪,我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真姬身中两枪当场身亡,我被他一枪打中左腿膝盖和击穿了我的腰部。我被紧急送往了医院才大难不死。但一条腿已经废了。当我转醒后看见海未失去光泽的琥珀色瞳眸时,我就无力阻止了。】
【海未为我们报仇了,她一人孤身深入敌对总部,杀光了所有人。】
绚濑绘里抱住头,神情激动起来
【我阻住不了她,我知道真姬对她的重要性,她失控了,她大开杀戒,杀进敌对势力总部,为我们报仇,我知道她本就没想过会活着出来。】
[这个事件挺震惊的,她杀了十三人,但当时消息被封锁,被另一个家族所封锁了。]
绚濑绘里恶狠狠地,气愤地握紧了拳。
【他们那群人渣,他们利用了海未。他们用毒品控制她,用女人束缚她,让她为他们办事!】
[园田海未屠杀完敌对势力之后,身中数枪,倒在巷子里面,被斯蒂芬家族发现并救治。他们使用过量大麻为她进行了简易手术,并且用毒品缓解她身体伤口带来的痛苦,当然也为了控制她,为他们效力。他们成功了,园田海未成了他们的一个杀手。]
【我伤养好后,出院了便隐退了,我曾经让她别做下去了,但她告诉我她已经上瘾了,回不了头了!】
绚濑绘里表情凝重,神情悲伤。
[过量的大麻使她对毒品产生依赖,而且痛失她的最爱让她寄希望毒品所带来的幻觉中。她成了瘾君子。斯蒂芬家族给她,她所需要的,以借此控制她,让她成为他们的凶器,暗杀对他们不利的人。园田海未是天生的暗杀者,她的暗杀几乎完美。但她毒瘾犯了就异常的兴奋,犯下很多事情。斯蒂芬家族意识到她就是并利刃,需要刀鞘,束缚住她!]
[他们趁她吸了致幻剂后,给她送来了个女人。园田海未在致幻剂的作用下,误以为这人是早已经过世了的西木野真姬而强暴了她。但那不是的,她清醒过后陷入深深的自责,她是第一次这么恨自己,恨这个世界。]
[因为长年处在毒瘾和血腥暴力中,她的精神早已经不正常了。她再次失控了,她讲到尖对准了斯蒂芬家族,她认为乘她失态之时,玷污了自己深爱的人,她杀光了斯蒂芬家族的人。]
[她终日待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面,裹在厚厚的棉被里面,瑟瑟发抖,吸着毒,狼狈不堪。但她的积蓄足够她这样的生活。而且那个女人不离不弃的照顾了她。]
【南小鸟是个好女人,海未告诉我的,如果没有真姬,她真的会爱上她,但真姬是她的一切,她已经无法再爱上任何一个人了。】
【海未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她精神因为毒品的折磨而越来越喜怒无常,经常精神低迷和产生幻觉她会将小鸟当成发泄品,发泄她的性欲,但是每次清醒后都很后悔!】
【她向我忏悔,她所做的一切恶行,她想了结自己的生命,但她不能,因为她还没实现真姬的愿望。】
[那为什么她又开始频繁的暗杀活动了?]
【被摧残的内心,扭曲的精神,会成为上位者的玩物。她再次被利用了。当她发现性欲并不能带给她更多的快感的时候,暴力成了她的一个发泄口。她接了很多暗杀的活儿,只为了享受这种暴力血腥带给她的快感】
[所以最近的几起谋杀案都与园田海未有关?]
【是的!求求你们救救她吧,我不想再看见那个痛苦的海未了!】
[绚濑先生,园田海未的所在地。。。。。。]

海未被收监到了精神病院了,并且开始强制戒毒。我看见了海未被压上警车前对我的一笑,充满感激。我不知道我的抉择是否是正确的。海未在精神病院待了五年,移交监狱两年,因身体健康原因被假释了。

出狱的那天,南小鸟和我,还有希一起等着她。她精神疲惫不堪,面瘦肌黄,目光呆滞,靓丽的蓝色长发也剪短了,黯淡无光,里面惨杂着星星点点的银丝。
小鸟哭了,希掩面流着泪,我咬着嘴唇,强忍泪水。
她痴痴傻傻的笑了。
希安慰着我们,说着,活着就好!

海未失语了,而且因为精神治疗原因而智力记忆退化,加上她曾经的吸毒而损伤了身体器官,暗杀所遗留的枪伤,一系列的问题。园田海未活着的时间不多了。
小鸟细心照顾着她的生活,我也庇佑着她不会再次被黑帮所打扰。
在某个清晨醒来,园田海未像回光返照一样恢复正常一样,对着小鸟说,她想去环游世界。
小鸟收拾着行李,带着她告别了我跟希,我嘱托她们一路小心。

过了一年后,小鸟独自一人回来了。园田海未在她们离开没几个星期就病逝了,她拜托小鸟,带着她的骨灰一起环游世界,再最后将她的骨灰撒在日本海里面。

园田海未终于是实现了真姬的愿望。我祈祷着让她们在天堂相会,主啊~我愿意用我的后半生来赎尽海未的罪!阿门!

评论

热度(5)